成长股还是价值股?

价值投资(Value Investing)理论教我们在市场里找便宜的股票,以较低的价格买入,耐心等待这些股票得到市场认可,自然会获得丰厚的回报。可是尽管从来都很贵,FAANG的股价却在过去十年里涨了5到100倍不等。如果你因为股价太贵,认为涨势见顶而没有上车,你很难不感到自己错过了好机会。2014年我在亚马逊实习,股价不过300美元,六年之后,股价已经涨到了32000美元,同期的S&P500指数只从1800点涨到了如今的3700点。但这段长达十多年,成长股回报大幅领先价值股的势头常常使我们忘记,这并不是股票历史上的常态。...

展望理论

有过投资经验的人大概会发现这样的规律:人们常常持续持有亏损的股票,而不是及时出售止损,他们期待股票回到买入价格之上,为此宁愿忍受继续亏损的风险。理想情况下,我们决定买入或者卖出股票应该基于对股票价值的判断,而不是持有股票的盈利情况。如果我们认为一只股票的价值低于当前的股价,那么应当选择继续买入;如果低于当前股价,那么应当选择卖出。现实的困难在于,我们无法准确判断一直股票的价值,也就无法判断此时股价相对实际价值的高低。因此,人们选择持有亏损股票时使用的是另一套决策机制。 展望理论(Prospect...

效率市场

效率市场假说(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是说,股票价格已经反映了所有可用的信息(Price should reflect all availbale information)。如果市场是有效的,投资者将无法通过预测市场变化获利;但是如果市场不是有效率的,投资者便可以通过找出被低估(Undervalued)的股票,获得超过市场的回报。...

债券投资

2010年金融危机以来,面对蓬勃的股票市场,大部分投资者都会有同样的疑惑:究竟要不要投资债券(Bond)?大部分资产分配(Asset Allocaiton)都会建议,应当用一部分资金购买债券以分散风险(Diversification)。格雷厄姆在《聪明的投资者》里建议,投资者应该分配从25%到75%的资产到债券上,比例根据股票市场风险的程度调整。但近十年来,由于美联储的零利率政策,在扣除通胀因素之后,债券市场的实际汇报几乎为0。许多投资者会感到疑惑,这时候投资债券的机会成本是不是太大了? 分散风险的价值...

《The Intelligent Investor》股票市场的历史

股票投资只有一个技巧:低买高卖(Buy low sell high)。问题是,怎么判断股票价格是高还是低呢(Cheap or Expensive)?格雷厄姆在本书第二章试图引入一些定量分析来说明这个问题。在格雷厄姆看来,股票长期价格基于公司价值,投资者应该分析反应公司价值的指标,并根据这些指标决定是否买入和卖出股票。 格雷厄姆研究了从1871年到1972年的股市历史记录,他重点观察四个因素:平均价格(Average Price),平均收益(Average Earnings),平均PE(Average...

《The Intelligent Investor》通货膨胀

格雷厄姆写作本书的年代,美国常年经历高通货膨胀。1970年代通胀率长期在5%以上,1941~1947年间通胀率甚至达到18%。当时的投资者普遍认为,因为缺乏抵抗通胀的能力,美国的国债券(Bond)不值得投资,股票会随着通胀上涨,因此是更好的选择。格雷厄姆想要证明并非总是如此。 在高通胀下固定收益(Fixed...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