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巴第街》最后的贷款人

白浩芝最有名的论述是央行应当在金融危机中充当最后的借款人的角色(The Lender of the Last Resort)。白浩芝认为,金融恐慌(Financial Pandemic)中,民众对于金融机构的流动性产生怀疑,更加愿意持有黄金或者现金而不是存款证明,于是造成银行挤兑,央行在恐慌中的首要任务是结束恐慌。

read more

从小说《芳华》到电影《芳华》

冯小刚当然可以说《芳华》是他对青春的美好回忆,但是你很难不感到那是被过分美化、离真实太遥远的青春。电影芳华再现了那个黄金年代,给往事增添了许多美感,但也让人物塑造少了深度。原著小说里,中年的刘峰和萧穗子相聚,萧穗子给刘峰看林丁丁的照片,被刘峰拒绝,他宁愿林丁丁永远是记忆中心动的模样。芳华电影的视角与此类似,已经逝去的青春和从未得到的美好都让人叹惋,但沉醉在个人回忆里难免让电影失去打动更多人的力量。

read more

银行是如何运作的?Part 1

银行是现代金融体系的核心,但是很少有文章把银行的运作方式介绍清楚,这篇文章通过资产负债表的方式讲解银行的运行模式。主要包括:货币在银行体系中产生的过程,准备金,银行信贷,资本要求等内容。

read more

货币乘数效应:经济体系里的钱是怎么变多的?

货币乘数效应(Money Multiplier)是经济学里的一个关键概念,但是经济学教材对这一概念描述往往抽象不容易理解。简单地说,货币乘数就是货币数量通过银行系统的储蓄、贷款等业务不断增多,最终经济体系中货币总量远大于初始供给的过程。本文通过简单的模型解释货币乘数效应。

read more

成长股还是价值股?

2014年我在亚马逊实习,股价不过300美元,六年之后,股价已经涨到了32000美元,同期的S&P500指数只从1800点涨到了如今的3700点。但这段长达十多年,成长股回报大幅领先价值股的势头常常使我们忘记,这并不是股票历史上的常态。

read more

《荣国府的经济账》红楼梦的世界观

罗伯特麦基在《故事》里说,作者应该是故事的上帝,从人物的饮食习惯到九月的天气,作者必须对每个问题都了如指掌。用更通俗的话说,作者需要为作品设置一个详细的世界观,人物的行动必须和世界观吻合。曹雪芹就是这样令人惊叹的创造者,他在创作情节和人物时,还构建了一个完整的红楼梦世界。 初读《红楼梦》的时候,我们的目光会集中在人物和情节身上。从老爷太太到公子小姐,从奶妈管家到丫鬟小厮,红楼们为我们刻画了数百个人物。我们倾向于把这些人想象成舞台剧演员,在自己的情节登台表演,等故事转换,他们就回到后台,在幕布后等待下一次登场。...

read more

生活是关于边际收益的考量

问题的关键是性价比 35岁似乎是互联网工程师们的一个坎。我们经常自嘲35岁就要被优化了,但被优化和脱发一样,能自嘲的人多数还有回旋的余地,我们只是用自嘲来表达不安。就像不知道秃头的临界点在哪里,谁也不知道被优化什么时候发生。这种困境尚未来临,但它像后退的发际线一样,若隐若现。我们只有相互调侃,确认大家都在泰坦尼克号上,才能稍稍感到安心。...

read more

内卷、马尔萨斯和多元化

内卷这个词今年忽然走红。前几天澎湃新闻采访项飙,请他谈谈内卷,文章的链接在这里:人类学家项飙谈内卷:一种不允许失败和退出的竞争。内卷的含义其实并不复杂,如果你恰好读过马尔萨斯的理论,比如马尔萨斯陷阱,你会发现它们说的是同一件事情。 马尔萨斯效应是说,在农业社会,随着耕作的土地逐渐到达上限,即使增加人力投入,优化生产过程,增产也十分有限。这些多生产出来的粮食只能养活新增加的人口,无法形成资本积累,也无法提高整个社会的生活水平。所以虽然农业越来精耕细作,农民越来越辛苦,他们的生活水平却徘徊不前并无改善。...

read more
%d bloggers like this: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